借出有凭,还款有据

时间:2017年05月15日    作者:陈巍律师、尹富律师

案 例  2006年,某政府示范区管委会就基础建设项目对外招商融资,与刘先生等人达成初步意向,由刘先生筹集合同履约保证金。刘先生遂和秦女士等四人共同筹集保证金335万元,其中203万元由秦女士于2006年8月通过银行转账直接支付至示范区管委会账户,但并未备注该款项的用途,管委会也未完善相关手续。随后,刘先生与管委会签订了《某项目合作建设招商合同》。2007年9月,刘先生就该335万元保证金与管委会达成借款协议,2009年1月借款协议到期后,管委会向刘先生支付了全部本金及利息,后刘先生向秦女士偿还了203万元本金及利息。2016年7月,秦女士依据银行转账记录将管委会诉诸法院,诉称其于2006年8月通过银行转账支付至管委会账户的203万元系借款,管委会至今未偿还,要求管委会归还借款203万元及利息共计495万元。岳麓区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后,查明了案件事实,判决驳回秦女士的全部诉讼请求,双方服判,均未提出上诉,现该判决已依法生效。


说 法  

(陈巍 尹富/湖南湘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日前,民间借贷纠纷日益增加。因民间借贷行为的不规范、借款手续不完善、借款人偿还能力缺失等因素,往往导致出借人面临无法追回借款的法律风险,反之,如借款人对收款及还款手续的欠缺也可能导致面临重复还款的法律风险。

作为出借人,出借资金应当签署书面的借款协议,或者要求借款人出具完整、准确、语义明晰的借条。支付方式最好是银行转账,在备注栏中注明是某某借款,且留存银行转账记录。如以现金支付借款,应要求借款人出具现金收条,留存好现金来源的证据。如仅仅口头约定借款,或以现金方式支付借款,那么借款人很可能要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其诉求也无法得到法律的支持。

案例中,法院驳回秦女士的诉讼请求,一是秦女士仅提供两张未注明用途的转账凭证,未能提供强有力的证据证明其与管委会存在借贷关系,二是管委会提供了充足的证据证明秦女士的转账是代刘先生支付履约保证金,而非借款。因此,出借人除应保留支付凭证外,还应提供借款协议、借条等证据,否则在对方有一定反驳证据的情况下,出借人仅凭支付凭证难以证明其支付的款项系借款。

作为借款人,还款时应当完善还款手续,否则可能要承担再次还款的不利法律后果。实践中,借款人还款后往往认为将借条收回或撕毁就可,殊不知这并不必然导致借贷关系终止。比如出借人是以银行转账向借款人支付款项并备注为借款,借款人以现金偿还,而未要求出借人出具还款收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规定:“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如借款人无法证明其还款的事实或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双方借贷关系终止,出借人诉至法院要求借款人偿还借款,即使事实上借款人已经偿还,法院在审理时因借款人不能提供偿还的证据,只能认定借贷关系继续存在,那么借款人就要承担败诉的后果。

案例中,秦女士向管委会转账203万元,而管委会后来将该笔款项归还给刘先生而非秦女士,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秦女士以银行转账凭证主张借贷关系,按照上述司法解释,如管委会不能提供证据证明该笔款项系秦女士代刘先生支付的履约保证金,那么法院在审理时就无法查明该客观事实,从而认定秦女士与管委会之间的借贷关系成立,管委会就应向秦女士偿还借款。幸好是本案的关键证人刘先生尚能找到且愿意出庭作证,其还提交了向秦女士偿还203万元时秦女士出具的收据,得以法院查明全部事实,维护了管委会的合法权益。

律师提醒:在民间借贷行为中,出借人与借款人应当保证借出有凭,还款有据。借款及还款均应采用银行转账方式,同时明确备注用途及来源。银行转账应与其他证据如借条、收条等相互吻合、互相印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避免孤证。其次,出借人应谨慎出借,理性投资。最后,作为出借人、借款人均应当遵守诚实守信的传统美德,只有这样才能形成良好借贷关系,从而促进社会经济的和谐发展。(文章原载于《人民之友》2017年第5期)

 

 

 

 

 

 

© 2020 湖南湘达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湘ICP备18014300号-1